新商盟

发布投稿
客服热线

图文-走进多彩的甘肃,只为了触摸那块绿色的“洮砚”

2019-08-10 03:39:12

来源:金属魔力   作者:金属魔力

阅读:624

评论:0

[摘要] 在我的记忆里,甘肃是一片个沉静而又多彩的土地。记得,那是多年前的一个深秋,我从四川取道北上若尔盖,经郎木寺进入甘肃。随着
:在我的记忆里,甘肃是一片个沉静而又多彩的土地。记得,那是多年前的一个深秋,我从四川取道北上若尔盖,经郎木寺进入甘肃。随着

在我的记忆里,甘肃是一片个沉静而又多彩的土地。记得,那是多年前的一个深秋,我从四川取道北上若尔盖,经郎木寺进入甘肃。随着海拔不断地升高,原本凉爽的秋日,逐渐被阵阵的寒意所取代,若尔盖大草原在寒风中早已披上了黄色的秋装。


一路向北,车窗外,地平线上的山岭早已被皑皑的白雪覆盖,郎木寺仿佛是银色的雪国世界,到处都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寺院金色的屋顶,山顶皑皑的白雪,反射着头顶太阳的光芒,那是一片光芒里的山野。


从郎木寺到合作,第一次进入甘肃的甘南藏区,熟悉的香烟飘渺,熟悉的经幡飞扬,在午餐的餐厅里,我无意间听到邻桌几位上年纪的老先生,在推杯换盏间说起了“卓尼洮砚”的故事,虽然当时并不能完全听懂他们浓重方言间的你来我往,但是却记住了"除端歙二石外,惟洮河绿石北方最贵重,绿如蓝,润如玉,发墨不减端溪下岩,然石在大河深水之底,非人力所致,得之为无价之宝……”的一段对话,依稀的听懂了卓尼自古盛产“洮砚”有趣的故事。


六年后的2019年,我终于来到了故事里那个神奇的卓尼县。“洮砚”是这个位于甘南东北小镇的一张名片,走在县城的大街上到处都可以看到“洮砚”的身影,在当地朋友的带领下,来到了“卓尼洮砚”国家级国家级制砚大师王玉明的工作室,亲眼目睹了,多年前在饭桌间听到的那个神奇砚台的制作过程。


王老师是一个面容和善的中年人,他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这些慕名而来的访客们,在工作室的正房展厅里,一块块雕刻造型各异的砚台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卓尼洮砚”特有的墨绿色,展厅的墙壁上挂满了王老师各个时期的照片和在他的操刀下,诞生的洮砚获得的殊荣和奖状。


“我们洮砚的历史非常悠久,我的祖辈就是当地有名的制砚工匠,民国时期父辈们制作的洮砚被当做礼物,送到了南京总统府的桌案之上,也算是一个时代的见证者了吧“


王老师继续说道:“我们卓尼历史上被称作古洮州,喇嘛崖、水泉湾、纳儿直沟等地是“卓尼洮砚”原石的出产地,原石常年被河水浸泡,变得非常的温润、细腻,含水量很高,非常适宜制作砚台,但是由于采石非常的危险,所以又有一方砚台一方金的说法。洮河石出自几个坑洞,如喇嘛崖有老坑、 宋坑、明坑、清坑等,而这几个坑又在不同的位置,所以各坑所出的砚石其色调是不一致的,即是同一砚坑所出,也会因岩层深浅,位置的不同而在石色上出现纹色浓淡之别。因此,在洮河绿石中又分出:鸭头绿,(主要产于喇嘛崖老坑),鹦鹉绿(产于水泉湾),柳叶青(产直沟一带),湔墨点(产于喇嘛崖与水泉湾之间),紫石(红洮石)、瓜皮黄,等多种石品的具体名称。其中以老坑鸭头绿最有名。“


王老师指着展厅中一块体积不大的砚台说到:“你们看这块砚台,虽然形态无奇,却是我的镇店之宝,你们看砚台的一角那块酷似眼睛的白点,那是不可多得的“石眼",顺着王老师手指的地方看去,这块砚台的一角的确有一个酷似眼睛的白色圆点,“我这几十年的制砚的过程中,看过无数的原石,只有这一块是长着石眼的”说到这里,王老师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的激动和兴奋。


我们一行,来到工作室的制作间,几位工匠正在按照传统的工艺,按部就班的在原石上细心地雕琢着,“我们工作室一直秉承着传统制砚的工艺,全部手工制作,你们看这道打磨工序,我们也没有使用机器,师傅手里的平头铲就是完全的依靠工匠多年的经验,在原石表面找平的一个过程……”


阳光下,工匠师傅双手紧握着平铲,在原石上来来回回的去除着瑕疵,原石的碎屑在铲刃前飞舞着,如同飞舞的精灵,在向世人诉说着匠人精神的传承。


正午的阳光,泼洒在工作室的院落里,我闭上双眼,却触摸到了时光在这一方小小天地间的延续。


在我的记忆里,甘肃是一片个沉静而又多彩的土地。记得,那是多年前的一个深秋,我从四川取道北上若尔盖,经郎木寺进入甘肃。随着

关键词: 甘肃 那块 触摸 多彩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