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商盟

发布投稿
客服热线

图文-故事:和负心男友分手后,我发现隔壁男神偷偷爱了我多年

2019-08-10 18:36:41

来源:谈客   作者:谈客

阅读:390

评论:0

[摘要]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姜千重1施菱好不容易休个假,一大早就被闻阳敲门叫醒。初冬的季节,她穿着睡衣去开门,看闻阳带着一身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姜千重1施菱好不容易休个假,一大早就被闻阳敲门叫醒。初冬的季节,她穿着睡衣去开门,看闻阳带着一身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姜千重


1


施菱好不容易休个假,一大早就被闻阳敲门叫醒。


初冬的季节,她穿着睡衣去开门,看闻阳带着一身冷气,风风火火地进来。


两个人一般年龄,可闻阳不知是因为总爱穿运动装的原因还是什么,身上满满都是少年感,看着比她年轻好几岁。


他坐在沙发上,端起桌上的水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口,这才把手里拿着的牛皮纸信封袋扔到桌上。


闻阳双手一抄,扬扬下巴:“看看。”


施菱狐疑地拿起桌上的牛皮纸袋。


里面放着一摞照片,主角她认识,就是她的现男友兼同律所的律师周靖。


但另一个女生她不认识。


照片里二人行为亲密,结论显而易见。


她被背叛了。


施菱翻了几张,面不改色,照片往里一收,把这些东西重新放回桌子上。


“你这样偷拍是违法的,何况周靖还是律师,以后别做这种事。”


闻阳震惊:“我去,这种时候你就这个反应?”


施菱反问:“不然我应该什么反应?”


还真是,她应该什么反应?二十六七岁的年龄淡定得仿佛活了大半生,泰山崩于顶而不变色,眉眼细长寡淡,平日里完全看不出她的情绪。


闻阳忽然说不出话。


“这些,我差不多猜到了。”


虽然平时不说,可施菱不傻。


和周靖相处的时间即便不多,可明显的不对劲总归能察觉出来。


闻阳试探着问:“那你……跟他分手了?”


施菱答:“还没。”


闻阳一拍桌子:“不分手等着过年啊?”


“对啊,就是等着过年,”施菱看了眼手机,日历显示临近年关。


“我妈催我好几年了,今年领他回去以解燃眉之急,别的事回头再说。”


闻阳看她一眼,陷入沉默。


可下一秒,他又状似无意地往后一靠,窝在沙发里,双手交叠枕在脑后。


“那随你,本来还担心你万一想不开投入太多被骗得什么都不剩,看来是我多虑了。”


施菱淡笑:“你本来就是多虑了,忘了我本行是什么了?”


“哦,”闻阳不着痕迹嘟了下嘴,“那怎么说也是替你忙活一场,不准备请我吃个饭?”


施菱想了下,周末,两个人的确可以出去吃饭。


“等我,我换个衣服。”


闻阳这才露出一个笑。


施菱一走,闻阳笑容逐渐压下,刚刚心底被压下去的沮丧卷土重来。


周靖都能领回家过年,怎么就不能领他呢?


2


施菱和闻阳活了多少年,就认识了多少年。


施妈妈和闻妈妈是关系很好的闺蜜,后来选了同一天举办了婚礼,同年生下了宝宝。


那时施菱才五岁。


离婚以后,母亲性格大变,终日以泪洗面,生活过得一塌糊涂。天真烂漫的孩子也在一夕之间变得沉默寡言,心理一度抑郁,而等到施妈妈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


沉默,喜怒不惊,感情缺失,在施菱身上都有很好的体现。


而闻阳在幸福的家庭中长大,于他而言,那时的施菱只是不爱说话而已。


施妈妈无比懊悔,重新打起精神来,陪施菱看过不少心理医生,在不断的治疗和闻阳时不时的插科打诨下,施菱好了起来。


闻爸爸这些年包工程发了小财,到现在有自己的公司和工程队,每天都催着闻阳回去继承家业。奈何他就是不听,跟着施菱来了X市,两个人租在同一小区,一个做律师,一个当侦探。


没错,闻阳就是私人侦探。


听起来很高端,实则不然。就闻阳自己而言,查别人隐私的擦边球打的还真不多。


咱们闻少爷干的都是帮父母调查女儿有没有谈恋爱,帮老太太找猫的“高档”活计。


这回因为无意中看到周靖跟另外一个女生在酒店出入而跟踪周靖,于闻阳而言,已经到顶了。


闻阳挑了一家新开的餐厅,之前施菱在微信上跟他分享过这家餐厅的链接,但她后来工作忙一直没时间过来,这回恰好来打卡。


谁知两个人吃完,正要走,就撞见了周靖和今天早上照片的女主角手挽手进来,很是亲密。


八目相对,闻阳笑得幸灾乐祸,施菱波澜不惊,周靖表情震惊,小三姐姐花容失色。


半晌,施菱勾勾唇角。


“好巧。”


3


工作能力而言,施菱虽然是女生,却毕业于名校,做事干脆利落又仔细。


她是家事律师,跟了个不错的师傅。许是从小经历的原因,相较于其他工作者,她冰冷,但却专业。不容易被带动情绪,反而能理性分析,这让她在业界小有名气。


而周靖相较于她而言,远远不如。


过去周靖追她时,可谓无微不至。


每天的悉心问候,早餐晚餐都是亲手做的。时间久了施菱只觉他对自己好,便也试着接受,一直到今天。


晚上,周靖难得在一家高档餐厅订了位置。


施菱一推门进去,男人便立刻殷勤起身帮她拉开椅子。


施菱也没拒绝,点头微笑。见她还跟过去一样,周靖心里舒了一口气。


菜品很快上来,周靖很是殷勤,不停给施菱夹菜。可他却敏感察觉,他夹的菜施菱半点没吃。


“菱菱,”周靖笑,转过身从身后摸出一个盒子,“我挑了好久,看看喜不喜欢。”


施菱拿着刀叉的手一顿,看向桌子。


是一条项链。


看牌子价值不菲,快要顶上周靖一个月的收入。看来这次真的是下了血本。


施菱礼貌一笑:“谢谢。”


周靖松了口气。


施菱紧接着说:“但没必要。”


周靖猛地抬头看她,女人还是低头吃饭,波澜不惊。


周靖沉默半晌,这才重新陪着笑脸,“菱菱你……你是不是误会了,中午,那是我之前的同学,之前聚会见了一面,她在仲裁那边工作……我们就是朋友。”


“哦?”


施菱放下刀叉,面不改色转身掏出那一叠照片扔到周靖面前。


她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问:“朋友?”


周靖先是没反应过来,而后看到那些照片,霎时提高了声音:“你跟踪我?”


可还没得到答案,周靖又自己否定:“你不会。是那个闻阳拍的是吧?你那个青梅竹马?”


施菱说:“你……”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周靖打断。


“施菱,咱们俩在一起一年多,你从来没跟我说你喜欢我,咱们俩约会都没正经约几次,出差订酒店都要订两个房间,明明在一起上班让你搬来跟我住都不肯。还有这个闻阳……你不觉得你们关系太近了点?他自称你哥,你们俩都不一个姓,算哪门子哥?”


周围已经有不少人看向这边。


餐厅里很安静,周靖这些话一字不落地落到旁观者的耳中。


不远处服务员看着不安,企图上前来说什么。


施菱沉默半晌,看着对面的男人,说:“这就是你这样做的理由?因为我达不到你心中的标准,所以做这样的事,这种时候还振振有词,把所有的责任都推脱在我身上吗?”


“你……”周靖气结。


施菱也懒得再跟他纠缠,她扬手:“服务员,买单。”


“施菱,你什么意思?”


“好聚好散。”


原本不想这么快戳破,真想拉着周靖先去应付应付家里那个祖宗来着。可奈何都面对面撞见了,周靖现在的态度又是这样,他如果直接承认了她都敬他几分坦诚。


“不用你付钱,我来。”


他从钱包里拿了卡,施菱见状也不勉强,提了东西走人。


周靖见她要走,一把拽住她的手腕。


男人声音还带着怒意,也终究是要脸的人,刻意压低了声音。


“你那个青梅竹马对你心思不简单,施菱,你可能看不出来,但我是男人我看得出来。我做错了,但不欠你。”


谬论。


施菱眉心拧在一起,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周靖看着她,颓败摔坐回去。是什么时候开始呢?律所里的人都说他没本事,跟施菱在一起是吃软饭?还是施菱对他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让他无比挫败?


对施菱,最初是真的很喜欢。


最后也确实做了让人无法原谅的事。


施菱回到车上,脑袋有些乱。


其实她知道自己有问题。


爱不爱的,太过浅显,两个人想一直在一起,性格合得来,能互相包容就行。


不知算不算是情感缺失,她对于周靖的感情十分淡薄。两个人在一起,也的确很不像情侣。所以有今天的局面,她只是预料之中,并不怎么生气。


夜色婉约,路灯白光清冷。


回到小区,正要停车上楼,就望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是闻阳。


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头发乱糟糟,眉眼间都是焦急的样子。


见她下车,男人立刻过来。


施菱心头一跳,站在原地。


“去哪了你?”


施菱不答反问:“你怎么在这?”


闻阳说得理所当然:“你手机没电了,家里也没人,我担心你啊。”


你的青梅竹马对你心思不简单。


施菱站在原地,不远处路灯灯光幽幽打下。她望着眼前的人,想要抓住什么,却马上又空了。


4


闻阳觉得施菱最近不对劲。


语气十分冷淡,对他爱答不理,平时很容易约的饭都约不出来。


好在闻阳向来不要脸,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拿热脸贴人冷屁股。


早上起来提着早餐站到施菱车前蹭车,顺路被稍到侦探所。中午一点不见外地往律所跑,手里提着两盒盒饭,在施菱并不怎么好看的脸色中大大方方坐下来,盒饭分她一半。


冬日天黑得早,晚上施菱从律所出来的时候闻阳已经等在那里,黑色长款羽绒服和同色运动裤,冻得哆哆嗦嗦却还是冲她扯出一个笑来,宛如一条被冻傻了的大型犬。


施菱心软下一半,觉得好笑,摇摇头,去开车门。


闻阳笑嘻嘻地坐上副驾驶,“周末新上一电影,去不去看?”


施菱想也没想的回答:“不去。”


“啧。”


闻阳伸手,一把扣住了施菱要摁开发动机的手腕,欺身上前。


男人身高腿长,车内空间立刻变得狭小。施菱没反应过来,霎时回头,对上他的眼睛。


他们的距离很近,上次这么近施菱也忘记是在什么时候了,只知道现在她能看清他的五官,甚至是睫毛都觉得根根分明。


还没来得及开空调。


寒冬之中,原本应当是冷意充裕的车厢,在此刻忽然变得燥热。心跳失律,怯意爬上脸颊,闻阳就这样盯着她的眼睛,低声问:“票我已经买好了,去不去?”


施菱挣了一下,没成功。


她破功,松了口:“去。”


手上力道松开,闻阳往后一靠,系好安全带。


“早答应不就好了。”


施菱深吸一口气,却还不平复。她把钥匙扔到闻阳身上,没好气:“你开。”


闻阳下意识伸手接个正着,看了身侧的施菱一眼,低低笑了。


去看电影前一天,闻阳在家试了一晚衣服,微信提醒施菱好几次,这才安心。


电影院周末很火爆,闻阳买了爆米花,跟在施菱身后。施菱个子矮,闻阳比她高出不少,就算是人挤人的通道也能把她护得严严实实。


平时施菱不觉得有什么,如今再来,这样近的距离,竟平生出几分紧张。


电影散场,两个人吃过晚饭,再出门时,天上竟飘起小雪。


这在南方不多见,薄薄细细的一层,转瞬即逝的样子。路上听到不少人惊呼,倒是他们两个北方人,没有多大的感觉。


又是一年深冬。


闻阳主动请缨去开车,停好后,他送她回家。


施菱的手一直抄在口袋里,平底过膝靴踩在薄薄的雪花上,黑白对比更加强烈。


“施菱。”


施菱转身,看闻阳:“嗯?”


闻阳站在原地,不知为何,笔直地站着。整齐排列的路灯是唯一的光源,他就那样定定看她,眼神里都是灼热。


施菱心头一跳。


这样的眼神多久了?她之前怎么一直没有注意到过。


“你觉得……我怎么样?”


施菱沉默,过了会才说:“挺好的,人傻心态好,瞧着都比我年轻几岁。”


“嗨,谁问你这……”


闻阳看她,满心都是紧张,拳头微微收紧:“我是说,我……”


话音未落,电话响了起来。施菱听见,松了口气。


闻阳看了眼来电提示,低咒一声,接起:“妈,啊,我跟施菱吃完饭回来……”


他冲她比了个手势,转头去接电话。


施菱站在原地,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


过了一会,眼前一暗,闻阳走过来。刚刚的气氛去了大半,他看她半晌,冲她笑:“问咱们过年什么时候回去。”


施菱紧绷的肩膀松了下,她答:“回去看看机票。”


“好。”


她说:“那我先上去了。”


闻阳说:“等下。”


施菱又是一僵,闻阳向前两步,轻轻扫了下落在她头顶的雪花。


“上去吧。”


施菱松口气,生怕又被叫住继续刚刚的话题,几乎是落荒而逃。


施菱上楼,开灯。


她不知道,闻阳一直等到她回房间,打开灯,这才离去。


施菱在周靖之前没有谈过恋爱。


学生时代的闻阳有过几个女朋友。


最初,他就把施菱当妹妹。


可后来谈的女朋友都没谈成,反倒是施菱,一直没能让他放心。听说她要自己来南方的大律所发展,他找了找,瞧着侦探事务所这个职业有趣,就也跟了过来。


闻爸爸说,闻阳这是喜欢上施家小姑娘了。闻阳才不承认,他心脏跳得飞快,嘴硬说:“别瞎说!”


闻爸爸想到自己当年追闻妈妈时候的样子,嘴上骂着闻阳没良心让他快点滚回来帮自己分担,可还是给他时间,让他去追施菱。


闻阳也不是什么愣头青,他看得出来,施菱对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对自己也没什么特别。


他原本想慢慢来,可谁知道,没过多久,周靖就出现了。


就这样,整整一年多的时间。


这又怪谁,还不是自己下手太慢?


闻阳想过,放弃吧,看到别人对她好,看到她过得好也是可以的,可又总是不甘心。


不是说恋爱新鲜感最多持续三个月,等三个月自己再走。


万一周靖欺负她了怎么办?


三个月到了,又想说自己手里工作还没做完,做完这一单再走,怎么说也要有职业素养。


总之,各种各样的理由,闻阳留了下来,一直到他偶然看到周靖和另外一个女生从酒店出来。


当时他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心情,生气,对不起施菱的人他都是要替施菱出头的;可又轻松,顺手拍了一些照片,至少施菱应该不会再跟这样的人在一起。


他想,试试吧。


如果施菱也想,如果她跟自己在一起能够开心,那他不会让她再走向别人。


5


回家那天腊月26。


施菱到家时,施妈妈已经做了一桌的好菜。


闻阳那边过年时向来繁忙,中间发了几张照片,一大家人守在圆桌前,闻阳站在中间。27岁的人了,却还像是20出头的样子,回回都是照片里笑得最开心那个。


晚上,闻阳发了条朋友圈,是他的手,掌心向上,里面空空如也。


“听说表姐领男朋友回家了,总觉得我这手里缺点东西。”


两个人之前共同的朋友很多,下面立刻跟了一大堆回复。


平时施菱总是一笑而过的,可这回她仔细看了眼。


“缺个女朋友啊!”


“闻总啥时候把你们家西施追回家啊?”


“啧,我知道闻总暗示谁,但我不说。”


那些之前被她当玩笑话一略而过的,此刻都变成压在她心上的小小石子。


要喜欢一个人,对施菱来说,其实是很难的。


如果不是想让施妈妈安心,她甚至不会尝试去跟周靖相处。


从小的经历和后来从事职业的原因,她深信爱情总有保质期,更遑论婚姻。而闻阳,是陪在她身边最久的人。


她想到小时候,父亲离开以后,母亲终日以泪洗面,是闻妈妈常来,那时闻阳也跟着过来。他带来最时兴的玩具,也不在意施菱不跟他说话。他听妈妈说过,妹妹性格内向,要他多陪陪她。


再是后来,两个人去了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她性格闷,平时谁也不来往。中学时代叛逆的时候,有不少人看她不顺眼,可都被闻阳挡了下来。


当时的闻阳可是混天混地的小霸王,谁敢惹他。


最初大家都以为他喜欢施菱,后来闻阳交女朋友以后,这才知道闻阳只把施菱当妹妹看。


最初听说闻阳有女朋友时,施菱心里有道不清的感受。


似是被什么压住,闷闷的。


周末,闻妈妈带着闻阳去施菱家玩。闻阳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来的,刚进来就冲进施菱房间,风风火火地拉她开黑。


游戏是施菱为了跟闻阳玩特意学的,一局打完,赢得毫无悬念。摘下耳机后,施菱忽然问:“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嘘!”


闻阳嘘声,悄悄看了眼门外,这才说:“其实没啥感觉。”


施菱问:“那为啥要谈恋爱?”


闻阳耸肩,“大家都谈,那就谈谈呗。”


这个答案听在施菱耳朵里,说不清的,心里的重量减去很多。


再到后来,闻阳分过手,又谈过一次恋爱,又分了手。


两个人上了同一所大学,毕业后一起在家里的城市待过几年,为了给自己和妈妈更好的生活,施菱选择去大城市镀金,闻阳也跟过去,一直到现在。


她的生命中,好像一直就有这样一个人。无论她什么时候转身,他一直都在。但他们之间又不是恋人关系,更合适的形容词:发小、青梅竹马、挚友。


施菱认为,如果是恋人,不会走这么久。


除夕那天,施菱和施妈妈做了一桌年夜饭。电视机里春晚热热闹闹,电视机前忙活一天的人却是昏昏欲睡。


施妈妈先起身休息,施菱却怎么也睡不着。她轻手轻脚抹黑起床,下楼。


除夕夜,城市特别安静。城市小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开业的酒店零零星星,路过小街时,店铺都是大门紧闭的。


开到附近的公园,望见不少拿着小仙女棒找乐的小朋友,施菱不禁停了车,下来,背手靠在车上。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来了这里。


小时候跟妈妈吵了架,她跑出来,都是望着眼前的热闹,一个人默默流泪。有好几次,闻阳都是在这里找到他。


后来她习惯了生气就来这,闻阳也习惯了知道施菱心情不好就直接过来。到最后他还嫌弃问她:“怎么不知道换个地方躲?”


思及此,施菱微微抿唇。


发呆的这一会,身侧忽然一亮。灯光照亮这片天地,施菱转头去看,愣住的功夫,闻阳已经下车。


男人穿了件短款厚外套,下身是长裤马靴,衬得他身高腿长,格外精神。


闻阳笑得开心,“哟,巧了,新年快乐啊菱菱。”


6


大年初三,施菱在姥姥家听着老人絮絮叨叨的话,时不时地瞟手机一眼。


没有消息。


除夕那晚,她还是说出来了。那天天气晴朗,天上星星很闪。


闻阳下了车,冷暖一交替,冻得一个瑟缩。他搓搓手笑着往她这走。


“除夕夜自己跑出来瞎逛,真有兴致。”


施菱双手环胸,“你不也是?”


闻阳即刻否认:“我可不是瞎逛。”


他转身,打开副驾驶,从里面拿出一大捧玫瑰。眼神像是被什么蒙上了一层,蒙住了平时的吊儿郎当和纨绔,身体都站得笔直了几分。


“我是认认真真的,要去找你。”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空气似乎也停止流动。小孩笑闹的声音越来越远,黑夜颜色渐深。这一瞬间,施菱觉得自己好像是这个世界以外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她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闻阳,你是不是喜欢我?”(作品名:《与你有关的时光》,作者:姜千重。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姜千重1施菱好不容易休个假,一大早就被闻阳敲门叫醒。初冬的季节,她穿着睡衣去开门,看闻阳带着一身

关键词: 负心 分手后 隔壁 神偷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