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商盟

发布投稿
客服热线

图文-胜利之师睡马路让百姓感动,西方媒体由衷感叹:自古没有!

2019-08-07 13:33:34

来源:文汇网   作者:文汇网

阅读:378

评论:0

[摘要] 上海战役以我军取得军政全胜而结束,上海这座远东大都市终于完整地回到了人民手里。回眸往事,至今仍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件事
:上海战役以我军取得军政全胜而结束,上海这座远东大都市终于完整地回到了人民手里。回眸往事,至今仍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件事

上海战役以我军取得军政全胜而结束,上海这座远东大都市终于完整地回到了人民手里。回眸往事,至今仍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件事情,是胜利之师睡马路。当时我在第三野战军警卫营任教导员,根据陈老总指示,曾经赶往南京路等一些地方,检查部队执行入城纪律的情况,亲眼目睹了这震撼人心的一幕。


为了越过中国革命的一道“难关”,上海战役的总攻时间整整推迟了半个月。为什么?为的是让即将参加上海战役的第三野战军第9、第10兵团的所有部队、所有官兵参加整训,认真学习入城纪律和政策,先过“政策关”,为跨越中国革命的“难关”做好思想准备。


给我印象最深、教育最大、至今难以忘怀的是陈老总1949年5月10日在丹阳城南大王庙作的重要报告。他开宗明义告诉大家:“今天主要讲的是入城纪律和在上海要注意的事情。”陈老总郑重告诉我们:“在南京、上海搞一件坏事,全世界都知道。毛主席说,我们进上海是中国革命过一难关,它带有全党全世界性质。同志们,要懂得我们进入京沪后,全世界工人阶级、兄弟党都在注意,我们在上海、南京搞得好,发出每一条消息,他们都要欢呼,向我们祝贺。假如我们犯错误,犯纪律,那革什么命呢?反动派听到我们在上海搞得好,会垂头丧气;看我们搞不好,他又会动起来,也会以为他们自己还有希望。”


陈老总特别强调:“入城纪律是入城政策的前奏,是见面礼。入城纪律搞不好,入城政策会走弯路。入城纪律是入城政策的开始,入城纪律搞不好,会造成损失,今后要费大功夫,甚至还很难挽回。”


入城纪律如何体现呢?总前委在戴家花园讨论制定《入城守则》时,陈老总严格地强调两条:一是市区作战不许使用重武器,二是部队入城后一律不准进入民宅。对部队入城后一律不准进入民宅这一条,有些负责干部想不通。


有位师长就问陈老总,我们部队打到山东,打到农村,住宿都是到老百姓家里,向老百姓借稻草、下门板解决的,到上海没有稻草,门板也下不下来,又不能入民宅,部队住宿怎么解决呀?还有负责干部问:不准进入民宅, 遇到下雨,有伤员病号怎么办?


陈老总坚持说:这一条一定要无条件地执行, 说不入民宅,就是不准入。天王老子也不行!在没有找到宿营地之前,部队一律睡马路。这是我们人民解放军送给上海人民的“见面礼”! 总前委讨论《入城守则》时,一致肯定“不入民宅”的规定很有必要。当毛主席接到总前委的电报后,立即回电,对“不入民宅”这一条连用了4个“很好”以表示赞许。


1949年5月26日早晨,刚刚抵达上海的陈老总指示我去检查部队执行入城纪律的情况。陈老总说:“部队的入城纪律,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警卫营派


两个人去检查一下,看看情况怎么样。”于是,我带了两个战士匆匆上了路。


5月底上海的天气,早晚还是有些凉的,部队指战员都只穿着单衣。那时, 指战员的背包里除了一条小棉被外,没有其他东西,不像现在有毛毯等东西。 我首先来到南京路,在永安公司门口,看到我们的战士坚决执行陈老总的命令,睡在地上。当时,天有些凉,又下过雨,就这样睡在地上,怀抱着钢枪,战士们冷得缩成一团。


我接着往前走,在威海路黄陂路口的一个弄堂口空地上,看到马路边上有人用两块雨布简单地支起一个小棚子,里面有一位首长在看地图。我一看, 是第27军军长聂凤智。原来,聂军长和副军长贺敏学等连夜冒雨率军将指挥所迁到市区,不入民宅,又没有适当地点,就临时选在威海路黄陂路口的沿街马路上扯起几块雨布,安好电话机,作战地图也只好摊在马路上,一张一张拼接起来。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简易军指挥所就这样在上海的马路上布置停当了。


我再往前检查,发现下面的师、团指挥部也是如此。 然后,我沿着西藏路往北走,一直到北站那里,看到部队从首长到战士, 都严格执行纪律,睡在马路上,没有进入老百姓的民房。那场面确实是很教育人,也很感动人。


当时,天气不好,还下着雨。看到解放军睡马路,四川路那里的老百姓开了门,请我们的战士进去,尽管身上的军衣全都湿了,我们的战士还是婉言谢绝,坚决执行纪律。 回去后,我向陈老总报告说,战士们都睡在马路上,连聂军长也睡在马路上,指挥部也设在马路上。


陈老总说:好!部队在没有找到营房之前,一 律睡马路,不能惊扰老百姓。


三野第9兵团的第27、第23及第20军夜里攻入上海市区后,第二天早晨上海居民起床开门,无不被眼前的一幕所感动。只见街沿旁、屋檐下,到处睡着怀抱枪支、和衣而卧的解放军指战员,他们宁肯露宿街头,也不愿打搅上海市民的清梦。上海人民正是在这种特殊的场合,第一次同自己的军队见了面。


敏感的摄影记者当即拍下了这感人的一幕。次日,照片随沪上各大媒体传遍国内外,西方新闻社由衷地感慨:胜利之师睡马路,自古以来所没有。在上海的外交官与外国侨民甚为惊讶,美国之音不得不作了报道。就连美国著名的《生活》杂志也载文说:“各项消息指出一个历史性的事实,那就是国民党的时代已经结束。”


时年67岁的著名书法家沈尹默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挥毫作诗:“秋毫无犯取名城,大炮盎然未许鸣;晓起居民始惊动,红军街宿到天明。”人民解放军露宿南京路,在上海市民中一传十、十传百,立刻成为特大新闻。胜利之师睡马路这个新闻传出后,许多群众专为此事在南京路等到深夜,就是要亲眼看一看部队夜宿街头的实情。


第80师师长张铚秀将军曾经回忆说,一天拂晓,他同警卫员碰到一位两鬓斑白的老人,于是攀谈了起来。


老人首先发问:“你是负责南京路区域防务的军官吧?”


张铚秀说:“南京路、外滩一带都是由我部担任警备,老人家有 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做的?”


老人笑了笑,连声说:“没事,没事。今晨专从徐家汇赶到南京路,看你们官兵露宿马路的实情。甚为感动!”


张铚秀说:“老人家这般关心部队,我们很感谢。”


老人回答说:“不敢当。你们进入上海忘我为民之举,远远超过干戈相戟而胜的影响,全市民众极为铭感。


张铚秀于是说:“毛主席、朱总司令早就教导我们,战争的目的是为了建设,解放上海是为了建设上海,这个道理每个干部战士都牢记在心。”


老人脱口而出:“仁义之师必胜,得人心者必胜!古往今来,无不如此。”


张铚秀请老人到指挥所谈谈,老人说要去江边看看,匆匆告辞了。


当年,也正因为看到人民军队的新形象,荣毅仁决定留在上海。这也给我们指战员以极大的教育,使我们更进一步看到了入城守则规定不入民宅的重要性。多年后,荣毅仁回忆起人民解放军开进上海城的日子时,仍颇为感慨。他回忆道,听说解放军要进城,因为怕吃流弹,晚上他让家人都睡在楼下,自己坐在客厅里。第二天清晨6点钟,公司的一个厂长急匆匆开车来向荣毅仁报告消息,荣毅仁问他怎么过来的,厂长回答说是解放军都睡在马路上,走路没事。


荣毅仁问这是真的?厂长说是真的。荣毅仁就连忙开车出来, 一路上只见解放军官兵果然都露宿街头。车到成都路浦东大厦时,一个解放军拦住车说,前面敌人还没清除,不安全,劝他不要再向前。荣毅仁发出了由衷的感慨:“解放军军纪真好,秋毫无犯,同国民党军队相比,一个天上, 一个地下。”


节选自原题《胜利之师睡马路》一文


摘自《日月新天:上海解放亲历者说》,上海人民出版社


作者:王致冰(上海战役时任第三野战军警卫营教导员)


编辑:许旸


责任编辑:宣晶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海战役以我军取得军政全胜而结束,上海这座远东大都市终于完整地回到了人民手里。回眸往事,至今仍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件事

关键词: 由衷 自古 之师 马路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