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商盟

发布投稿
客服热线

图文-李存勖亏待打天下的老部下,李嗣源似乎很大方,但是狠起来更可怕

2019-08-10 18:19:38

来源:朱言文史   作者:朱言文史

阅读:787

评论:0

[摘要] 李嗣源李嗣源登基之后,改同光四年为天成元年,成为后唐第二位皇帝。李嗣源一方面大肆清除庄宗亲信出身的地方藩帅,安抚其他派系
:李嗣源李嗣源登基之后,改同光四年为天成元年,成为后唐第二位皇帝。李嗣源一方面大肆清除庄宗亲信出身的地方藩帅,安抚其他派系

李嗣源


李嗣源登基之后,改同光四年为天成元年,成为后唐第二位皇帝。李嗣源一方面大肆清除庄宗亲信出身的地方藩帅,安抚其他派系色彩较淡的节度使;另一方面开始大规模起用以往被庄宗打压的代北集团人员。


天成元年(926年)五月,李嗣源擢升前相州刺史、北京左右厢都指挥使安金全为安北都护、振武节度使、同平章事”。安金全是代北人,世代为边将,骁勇善战。从李克用时代开始,安金全就是河东集团猛将,“屡从征讨”。李存勖潞州大战、扫平河朔,安金全皆有战功,被擢为刺史。后来,因为年老有病,安金全退居太原旧都。朱梁末年,梁将王檀率军三万,趁李存勖大军悉在邺都,大举进攻太原。


在这种危急情况之下,安金全在太原监军张承业的支持下,“召率子弟及退闲诸将,得数百人”,竟然击溃了梁军。不久之后,石君立从潞州率军回援晋阳。倘若没有安金全的果断与奋命,晋阳城极有可能为汴军所夺。但是,庄宗李存勖对于代北集团勋旧始终疏远,而且“性矜伐 ,凡大将立功,不时行赏”。所以,安金全在庄宗时代“名位不进”,始终徘徊于刺史级别。李嗣源即位之后,立即将安金全擢为藩帅,位居方面,足见他对于代北武人集团的态度,也显示了与庄宗不同的政治立场。


骁勇军队


除了安金全之外,李嗣源还提拔了一批颇有战功的代北旧人,“以前蔚州刺史张温为振武留后,以左右厢突阵指挥使康义诚为汾州刺史,以左右厢马军都指挥使索自通为忻州刺史”;“以晋州留后符彦超为北京留守,以镇州副使王建立为镇州留后,以右龙武统军安崇阮为晋州留后”。


李嗣源的这些人事安排,使得大批早期跟随李克用、李存勖征战的代北集团人员得到了提升,但其中不乏李嗣源的故知旧将。李嗣源积极笼络各集团人员,极大地扩大了他的统治基础。


庄宗在位期间,急进推行中央集权,恢复唐代的宦官监军制度;除此之外,庄宗设立租庸使等政策,也事实上剥夺了藩镇的财政权力。虽然从长远看,庄宗的集权政策对于后唐王朝的真正帝国化发展是有价值的,但是这些政策在很大尺度上导致了藩镇将帅的离心,也是后来庄宗政权速溃的原因之一。


后唐军


李嗣源吸取庄宗的教训,就任监国之后就“罢诸道监军使”,最大程度争取地方藩镇的支持。即位称帝之后,李嗣源通过中书门下省正式发布诏令:


请停废诸道监军使、内勾司、租庸院大程官,出放猪羊柴炭户、括田竿尺,一依朱梁制度,仍委节度、刺史通申三司,不得差使量检。州使公廨钱物,先被租庸院管系,今据数还州府,州府不得科率百姓。


李嗣源将庄宗从地方节度使手中夺取的军事、财政权力还给藩镇,这是在形势决定之下的一种妥协。李嗣源的政策是一种缓和,也重新调整了中央与藩镇的权力划分,取得了各镇节度使的支持,扩大了自己的权力基础。


但是,李嗣源并非对于藩镇就毫无戒心,也并非没有削藩的意愿。甫一即位,李嗣源便下诏,规定各地节度使、防御使,“除正、至、端午、 降诞四节量事进奉,达情而已,自于州府圆融,不得科敛百姓”。李嗣源的这一诏令,意在防止那些割据一方的藩镇借进贡之机搜刮民财并与朝廷宦官大臣结为奥援,洞伺朝廷动静。


李嗣源


晚唐以来,节度使势力膨胀,对于中央朝廷已经没有多少敬畏之心,诸多仪式政治已然废弛。按照唐制,御史大夫、御史中丞上任,诸道节度使要派进奏官前往御史台行赞拜之礼。自唐末天子微弱诸藩强盛以来,身为执法之官的御史大夫、御史中丞不敢再受各节度使进奏官的赞拜。


李嗣源时代,卢文纪就任御史中承,坚持行盛唐礼节,于御史台中据床端坐,令节度使的进奏官向他行赞拜之礼。骄横已成习惯的节度使进奏官,竟然大怒,喧哗大闹,拒不赞拜。李嗣源得知之后,大怒道“乃吏卒尔,安得慢吾法官”,将这些跋扈无礼的藩镇使节“杖而遣之”。李嗣源的态度不仅仅是为了维护中央政府官员的尊严,更是为了维护朝廷的权威。这也意味着李嗣源并非放弃了中央集权,只是他的做法不似庄宗那样激进。


后唐


晚唐以来,藩镇骄兵悍将一直是威胁朝廷权威的危险力量,甚至藩镇节帅也难以控制,其中魏博牙兵最为难制。天成二年(927年)三月,拥立李嗣源登上帝位的魏州牙兵数千人被从邺都发往芦台。戍守的途中,在军校龙晊率领下发动兵变,朝廷刚刚委派的副招讨使乌震“未及交印而遇害”。叛乱很快被齐州防御使安审通等以精锐的骑兵镇压下去,但朝廷震动。


对于这场叛乱,李嗣源的镇压是非常无情血腥的,下诏“卢台乱军龙晊所部邺都奉节等九指挥三千五百人在营家口骨肉,并可全家处斩”。诏书下至邺都时,为了不使乱兵家属漏网,乃“阖九指挥之门,驱三千五百家凡万余人于石灰窑,悉斩之,永济渠为之变赤”。一人叛乱,举族全诛,李嗣源果然是个代北屠夫!


龙晊率领作乱的这批士兵,就是以前朱梁魏博节度使杨师厚所招募的银枪效节军,仅八千人,“皆天下雄勇之士”。庄宗灭梁过程中,这支精锐军队倒戈投降,对于后唐灭梁起了关键作用。李嗣源得以夺取帝位,也与他们的拥立不无关系。但是,这样一支政治立场随时可变,而且骄悍难制的军队存在,始终是个威胁。故而,在镇压兵变中,李嗣源毫不念旧,血腥屠杀,“魏之骄兵,至是而尽”。


李嗣源李嗣源登基之后,改同光四年为天成元年,成为后唐第二位皇帝。李嗣源一方面大肆清除庄宗亲信出身的地方藩帅,安抚其他派系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