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商盟

发布投稿
客服热线

图文-专与官府作对的盗贼

2019-08-10 18:20:54

来源:苏姐说故事   作者:苏姐说故事

阅读:698

评论:0

[摘要] 明朝万历年间,张正超来到丰阳做县令,上任不久,就接到州里的通知,让把不久前所收赋税送到州里。他派人找来县尉赵步子,把公
:明朝万历年间,张正超来到丰阳做县令,上任不久,就接到州里的通知,让把不久前所收赋税送到州里。他派人找来县尉赵步子,把公

明朝万历年间,张正超来到丰阳做县令,上任不久,就接到州里的通知,让把不久前所收赋税送到州里。他派人找来县尉赵步子,把公文交给他看,让他办理。赵步子接到任务,按照张县令的吩咐,让捕头刘山带着一队人马,一刻不得停留,把粮食押送到州里。


张县令和赵步子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丰阳县内最近有伙蒙面盗贼,专门和官府作对,经常拦路抢劫官物。前任知县因此被罢职,至今还关在狱中。


这次,他们决定出其不意,让这伙盗贼还没弄清状况,来不及下手,粮食就已运过去了。看着刘山离开,赵步子得意地对张县令说:“这次一定万无一失,大人尽管放心。”张县令捋着胡须满意地笑了。


可是第二天,张县令刚起来,正和赵步子喝早茶,就见刘山满身是血,踉踉跄跄跑来,“扑通”一声跪下说,押粮队伍刚走出古树垭,就中了那伙盗贼的埋伏,所有粮食全被抢去,几个兄弟还受了伤。


赵步子听了,茶杯“当啷”一声落在地上,愣怔半天道:“怎么可能?”


张县令长叹一声,好在他防着一手,这次运的仅仅是部分粮食,至于银子,还没送去。他带着二人去了银库,验过银子。反复嘱咐。这些银子后天送去,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再出事,否则,三人人头不保。赵步子和刘山听了,连连点头。


刘山走后,张县令留下赵步子。他推测盗贼这么快得到消息,一定是县衙内部有奸细暗中透露消息。他希望赵步子明察暗访,尽快挖出这个人。


赵步子接了任务,无精打采地出了衙门,没有回家,在街上转了几圈,去了润泽酒楼。这时,天色已晚,可酒楼里人还很多,他进去后,左右看看,取下身上的文书袋挂在墙上,然后找了一个雅座,要了两盘菜一壶酒,自斟自饮,借酒浇愁。


两杯酒下肚,大厅的灯突然灭了。赵步子心里一惊,放下杯子,准备走过去拿自己的文书袋。可是,因人很多,又很乱,根本走不过去。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伙计匆匆走来,连声说对不起,店里的蜡烛用完了,刚买回来,耽搁了大家喝酒。赵步子抬起头来看看对面墙上,文书袋仍好好地挂在那儿,便松了口气。酒足饭饱,他取下文书袋,付了酒钱然后离开了。


回到家,赵步子进了书房,关上门,上了门闩,然后掌着灯,小心翼翼地打开文书袋,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道:“银票放在城外土地庙神龛上,今晚三更去拿。”赵步子笑笑,对着烛火把纸条烧了,上床躺下。待到半夜三更,悄悄起来换上黑衣,出了门,四下看看没什么动静,一溜烟去了城郊。


城郊土地庙十分荒凉,只有蝙蝠唧唧地飞过头顶。赵步子小心谨慎地走过去,轻轻推开店门,径自走到神龛前,打着火镰子一看,神龛上竟什么也没有。


赵步子一惊,灭了火镰子,转身想走,身后响起一声咳嗽。赵步子轻声问道:“谁?”


背后的人嘿嘿笑了,在黑漆漆的夜里听起来格外吓人:“赵步子,我早就怀疑你了,所以才布下这个局,你果然上当了。”说完,灯笼火把一起点亮,如同白昼一般,灯光下赫然站着张县令,还有一群差役。


赵步子笑道:“是张大人啊,吓我一跳。最近盗贼猖獗,我害怕有贼藏在这儿,夜里睡不着,就来瞧瞧,免得后天运送税银时再出什么差错。”张县令呵呵笑道:“赵大人真是恪尽职守啊。只可惜,它告诉了我一切。”说着,拿出一张纸条,摆在赵步子面前,纸条上面有一行字:后天,张县令让刘山再次押送银两去州里,届时劫下。赵步子霎时脸色雪白。


张县令上任时,就带着任务,要查出丰阳盗贼的来龙去脉。他明察暗访,最终把目光瞄向刘山和赵步子。这两个人过去一直跟着前任县令,很多事情他们都清楚,送出情报的,很可能是他们两人中的一个。


张县令一直暗暗派人跟踪,却一点蛛丝马迹也没发现。无奈之下,他想出个办法,让刘山运送粮食,一接到任务就立即动身。如果这次粮食没遭抢劫,就说明刘山是内奸,事情仓促,他来不及传递信息。如果粮食被抢,就很有可能是赵步子有问题。


结果,粮食被抢,怀疑重点落在赵步子头上。


根据跟踪的人报告,赵步子在运送粮食的前一天下午,曾到润泽酒楼去喝酒,当时把文书袋挂在墙上,那儿还有个一模一样的文书袋。


张县令马上断定,猫腻就出在文书袋上。于是,他当即命人买通酒楼伙计,天黑时,突然弄灭蜡烛,拿了那两个文书袋,送到后面屋子。等在那儿的张县令打开一看,果然是交换信息的,赵步子的文书袋里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后天,张县令让刘山再次押送银两去州里,届时劫下。


另一个文书袋里,写着一张条子:粮食目标太大,我们兑换银票后,再交给你。看样子,每次赵步子报信后,都会得到一笔银子,数额还不小。张县令按照纸条的笔迹,分别又写了两张纸条,一张上写着:银票放在城外土地庙神龛上,今晚三更去拿。把纸条放进盗贼的文书袋里,另外一张纸条,放在赵步子的文书袋中,再让酒楼伙计把文书袋按原来的位置放回去,再点上蜡烛。


赵步子和那个来拿信的盗贼毫不知情,临走时分别取走了对方的文书袋。


张县令说完自己的计策,冷冷地望着赵步子道:“作为国家官吏,你贼喊捉贼,该当何罪?”说完,一挥手,命人把赵步子押下去,待抓住那些盗贼后,再一起审问。


大家以为,抓住那些盗贼,只不过是张县令一时说的门面话而已,谁知第二天,那些盗贼就被抓住了。


原来,盗贼们拿走的纸条上写的是:明天,又有银两经过天柱山,请劫下。盗贼不知有诈,接到信息,第二天拿着刀枪出现在天柱山下。而赵步子原来写的纸条自然握在张县令手里。


张县令早已命令士兵们埋伏在那里,待盗贼出现,一声锣响,冲了出来,出其不意,将盗贼全部抓住。可当盗贼一个个被摘除脸上的蒙面巾,张县令不由一愣,这些人竟然都是本县百姓。


原来,当年丰阳遭饥荒,百姓纷纷铤而走险,上山为匪。妇孺老幼走不动,只有待在家里等死。就在他们一个个气息奄奄时,半夜里,总会听到敲门声,然后,一张银票送进门缝,把他们一个个救活。


这银票,是赵步子悄悄送的。


赵步子的银票,是山上土匪给的。赵步子和山上土匪一伙,里应外合,专门抢劫朝廷税银。赵步子为了掩人耳目,就以在润泽酒楼交换文书袋的方式将信息传递给土匪,没想到这事竟然被张县令发现。


张县令气得脸色煞白,一咬牙,下令全部关起来,明天上奏朝廷,待秋后斩首示众,以儆效尤。可是,第二天,一直不见命令下来,刘山去监狱里检查,连一个犯人的影子也没见到,赵步子也不见了踪影。刘山急了,忙去找张县令报告,可张县令也不见了,大印挂在堂上。刘山大悟,是张县令放跑了盗贼。


原来,抓住盗贼的当夜,张县令就对他们进行了审讯,知道其中内幕后,长叹一声挥挥手:“朝廷黑暗如此,也怪不得你们。”便把盗贼和赵步子都放走了,自己也趁着天还没亮,挂了官印,悄悄出家为僧去了。


明朝万历年间,张正超来到丰阳做县令,上任不久,就接到州里的通知,让把不久前所收赋税送到州里。他派人找来县尉赵步子,把公

关键词: 官府 作对 盗贼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