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商盟

发布投稿
客服热线

创造101 腾讯创造营,到底成就了谁?

2019-06-13 14:35:15

来源:热线新鲜事   作者:之桃说

阅读:545

评论:0

[摘要] “最丑男团,最丑小团体。”这是本届《创造营2019》中C位出道的周震南在接受《人气highlight》采访时的一句话。在上周六,腾讯推

创造101 腾讯创造营,到底成就了谁?

创造101,新浪,爱奇艺,音乐,创造营2019,综艺

“最丑男团,最丑小团体。”

这是本届《创造营2019》中C位出道的周震南在接受《人气highlight》采访时的一句话。在上周六,腾讯推出的大型选秀综艺《创造营2019》选择在端午假期收官。其中,11名练习生顺利出道成团,团名RISE。

周震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然而,相较于去年,也就是被称为偶像元年的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齐爆的一年,本档创造营2019的话题热度相差甚远。以火箭少女C位孟美岐和RISE C位周震南庆祝成团出道的微博热度来看,孟美岐的庆祝微博转发数远超百万,而周震南的那条还停留在62万。从腾讯视频播放数据来看,去年总决赛播放次数有4.8亿,而今年只有2.4亿。即使考虑到其中有一年的时间间隔,也难掩两年节目热度的差距。

(截图来源:新浪微博)

从两季对比数据来看,很明显今年创造营并没有“出圈破壁”,还仅仅是局限在粉丝内部的自我狂欢。那么,是因为男团不如女团吸引人,还是有着未知的原因呢?

主办方被粉丝指责为“诈骗”

微博热搜可能是用来评价明星热点话题的最好方式之一。

根据2018新浪娱乐发布的明星粉丝报告调查问卷结果,有99.8%的粉丝会通过微博追星,微博已经成为粉丝追星的最大线上媒介。

(数据来源:2018新浪微博白皮书)

从新浪微博话题统计讨论数据来看,本届创造营相关话题讨论最热的一条不是“创造营决赛”,而是“王晨艺退赛”。前者话题只有53.8万讨论,而后者话题则有88.3万讨论。

5月24日,创造营2019宣布,学员王晨艺因个人原因向节目组提出退赛,即日起离开创造营舞台。王晨艺在节目中排名靠前,是出道位的有力候选者之一。

(截图来源:新浪微博)

一时间这个话题占据了当天微博热搜的榜首。网友们纷纷吐槽王晨艺退赛不明不白,分明是资本方参与,强迫素人、没背景的王晨艺退赛,甚至有网友直呼创造营的主办方腾讯视频为“诈骗集团”。

(截图来源:新浪微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创造营最后一期决赛上,最后出炉的十一位选手排名,又闹出很多事端,比如最后宣布排名在第三的焉栩嘉,在微博创造营2019中文首站里却被宣布为第四;诸多网友纷纷质疑,怀疑排名在第六名的翟潇闻被压票;腾讯系哇唧唧哇旗下练习生有5名入围最后出道名单······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有新浪微博网友根据创造营公布的第二期到第八期选手排名结果,制作出部分学员名次变化表,发现多名学员排名变化异常,有从23名一下子排到了12名的,还有20名一下蹿到第10名的,如此变动频繁,还不是个例,从节目播出时间间隔来看,也就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如此多的疑问,难免让观众对出道结果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就以上问题,笔者试图同腾讯市场部取得沟通,看看能不能有得到官方的答复。然而,腾讯市场部方面回应称,节目已经收官,暂时不接受采访。

那么,这些问题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资本永远是占主导地位的”

“资本永远是占主导地位的。”在笔者提出上述疑问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圈内人士和笔者这样透露。

她表示,不夸张地说,所有101系节目,出道位基本是经纪公司提前和节目组谈妥的,这是一个节目组和经纪公司的博弈过程。

根据饭圈(粉丝圈)透露出的消息,今年4月爱奇艺推出的男团选秀节目《青春有你》,也被称为“偶像练习生第二季”,最终出道名额的确定就是摇号来的,最后的出道团体UNINE被戏称为摇摇乐。

(截图来源:新浪微博)

娱乐工场投资人汤雯对这个观点一定程度上表示赞同,根据她所得到的消息所知,除了去年爱奇艺率先试水的偶像练习生注水较少,《创造101》和现在的创造营都有未知因素在起作用导致一些选手的出道或淘汰,特别是去年很多投资机构加入了男团之争,当然希望旗下艺人能博出位。

在去年爱奇艺播出的《偶像练习生》上,有四位出身于一家名为坤音娱乐的经纪公司的练习生一炮走红,出道名为ONER。而坤音娱乐,一家当时成立不足3年的经纪公司,成为资本的宠儿,获得了数千万的Pre A轮融资,一线投资机构红杉中国领投,真格基金跟投。

坤音四子(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那么,资本如此看好的偶像产业到底有多大呢?

根据中国产业网的数据显示,韩国的偶像产业产值在2016年就已经超过了300亿元人民币,而在日本,仅仅2017年偶像产业中就带来了187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11.7亿元)收入。

从日韩偶像产业来看我国,根据中泰证券的分析报告显示,预计到2020年偶像市场总规模达1000亿人民币。报告中从核心音乐层、衍生层等几个方向进行估算。

核心音乐层面,根据艾瑞咨询和《2016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数据和预测,包括唱片、数字音乐(PC和移动端,不包括电信增值)、演唱会及周边和互联网演艺等在内的核心音乐市场2015年为255.59亿,2020年可达762亿,其中偶像音乐市场规模在涵盖周边衍生品后2015年规模约为100.28亿,预计2020年可达494.59亿元。

衍生层面,包括影视、网剧、广告、综艺和二次元在内,中泰证券预计2020年偶像市场的衍生层市场规模可达550亿元。

熊猫资本合伙人毛圣博说,中国市场的用户粉丝基数远超日韩用户总和,有着正在上升期的文娱市场,偶像经济市场未来将创造下一个千亿级市场。

所以,面对这样一大块蛋糕,各家资本纷纷入局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圈内人士还表示,王晨艺退赛,并不是因为他的素人身份,他也不是素人,背后也是有着经纪公司操作,至于为何有背景还被退赛了,那就是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了。具体原因,也不方便透露。

汤雯在谈到本次有五位出道练习生是来自腾讯系经纪公司哇唧唧哇时候表示,“鹅选之子”出道理所应当,经纪公司和资本方除了在节目中就能给予更明显的露出让粉丝pick之外,在节目外的宣传内容制作和投票环节上也在推动着他们成为大众pick选手。

那么,对于不是“鹅选之子”的孩子们来说,他们只能是陪跑了吗?

对少年成长负责才是中国偶像选秀市场的出路

“莫得感情。”汤雯如此评价这次创造营。

她表示,今年的创造营相较于去年来说,内容上不够好,一方面是节目内容,另一方面是指人设内容。人设虽然在圈里已经不稀奇了,但也看不同人设吸引程度,创造101有村里梦想杨超越,继承家产陈意涵,“大菊已定”这样的口号,创造营却没有突出新颖的人设让观众看到。

另外,“粉丝热情不高也是一个重要的点”,她说。粉丝的创造热情永远是推广爱豆的源动力,甚至自制内容比爱豆运营公司还要好,更加有爆点,去年各种选秀已经让今年的粉丝拥有本命,对于顺位爱豆不会再投入那么大的精力去产出好的内容吸引路人了。

不愿透露姓名的圈内人士补充道,还有一个原因,今年创造营的制作团队换了,和鹅厂内部斗争严重。另外,节目同质化严重,男爱豆的需求量目前市场并不需要这么多。

此外,市场监管方面还存在着不少问题。去年,创造营101收官不久,有媒体曝出,“创造101选手公开集资超四千万组织者跑路喜提海景房”。随后不久,2018年7月10日,广电总局公开发布《关于做好暑期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工作的通知》,对此类行为进行制止,当然不可避免地影响了选秀类节目的热度。

图片来源:网络

从资本方角度来看,作为文娱市场投资人的汤雯表示,她其实一直在关注国内选秀市场,但是之所以没有下手,究其根本是觉得目前国内内容太差,整体爱豆风气比较浮夸,浮在表面。很多人觉得看脸就好,但是想要成为一个有价值的经纪公司,一定是要有内容打基础去延续的。

“新锐101目前还好点,腾讯花了力气出了几首单曲,比如“卡路里”(电影《西虹市首富》插曲)。虽然质量不算高,但是洗脑有传唱度,而土偶(偶像练习生)成团后再无动静,出道即解散、巅峰即死亡。”她说。

在谈到市场监管的问题上,汤雯还表示,偶像市场的监管主要还是粉丝站或者是私人应援站的募集资金的监管问题,她个人认为会逐渐正规化,可能会由一些正规第三方应援平台来做,这样更透明化可监管。

在对于中国偶像选秀市场的出路这个问题上,汤雯表示,在她看来,资本方与其寄希望于经纪公司不断推新人,倒不如找几个金牌制作人。现在好看的人很容易找,难的是如何将内容加之于好看的人身上。国内人口基数这么大,追星人数多,这样看来偶像孵化很有市场。孵化偶像虽然要比直接推人难得多,但是偶像的忠诚度却也相对更高。从公司内部把内容和培训机制做好,这样既能培养出高质量的偶像,也能培养未来偶像学到更多东西。对孩子负责,也是对自己公司负责。

“关键是现在粉丝观众忘性很大,你没有内容持续绑定吸引他们,下一张新面孔出来他们很快就转移注意力了。只能说,我会继续关注这个市场,等一个机会。”

也许,对于资本方乃至于整个中国偶像选秀市场来说,他们在等待着的是这样一家真正有责任心的公司。

创造101,新浪,爱奇艺,音乐,创造营2019,综艺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